捐赠

我们真诚感谢帮助过我们的人。

我想要帮助

电子邮件时事通讯



用品


主奎师那的诞生

如《博伽梵歌》所叙述:主说,他的显现、降生和活动均属超然,了解此点的人实际上立刻具有资格提升至灵性世界。主的显现或降生异于普通人,普通人须根据前生的作业被迫接受一个物质身体。主的显现在第二章中有详细解释:主为了自己怡然快乐而显现。当时机成熟,主将显现世上,天空便出现吉祥星座。在占星学上,有一颗星名为柔黑妮,象征吉祥之兆,地位非常重要。柔黑妮星由布茹阿玛直接管辖。根据占星学理论,星系除了有固定的位置外,亦因不同星系的个别状况而展示有吉兆和不吉兆的时刻。在奎师那降生的刹那,星系亦自动调整。使世界每事每物变得吉祥。
  当时,四方八面,东西南北各处都呈现和平繁荣的气象。天空出现了吉祥的星体,地面上所有城镇、乡村、牧场和人民心中均显现好运的征兆。河流源源不绝地流动,莲花铺在湖面,构成一幅优美的图画。森林里聚集了美丽的鸟儿,歌声的甜美,唱出优美的旋律,孔雀与伴侣们不禁翩翩起舞。风柔和地吹送,飘着各种花卉的芬芳,令人如沐春风。布茹阿门习惯在屋里点火,举行祭祀,顿然感到一室温馨,这真是奉献的最佳时刻。一直以来因邪恶国王的暴行,在布茹阿门屋里几乎荒弃的祭坛,重新平静地点燃。那些长久受压迫,一度被康萨禁止举行祭祀,在意念、智慧和行动上感到困难非常的布茹阿门,此刻,当奎师那显现世上,心中不期然充满欢欣,因为他们听到超然声音在天空高声震响,宣布至尊人格首神的降临。
  居于甘达尔瓦和克因纳尔星球的人民开始歌唱,而希达哈楼卡和查冉纳星球的居民开始为至尊人格首神服务,奉上祷文。在天堂星宿上,天使们与妻子一起在乐女的陪同下翩翩起舞。哲人圣贤和半神人兴奋地纷纷散播鲜花。岸边传来柔和波浪轻拍海岸之音,海面上空的彩云,也响起柔和的雷声。
  各种吉祥之兆呈现后,处于生物体的维施努在黑夜中以至尊人格首神在戴瓦克依面前呈现,戴瓦克依是芸芸女半人神中的一位。当时,主维施努的出现正比美从东方水平线升起于空中的圆月。对此或许有人提出反议,奎师那在缺月的第八天显现,不可能有圆月升起。对此有以下的回答。主奎师那在支配月亮的王朝显现,即使那天晚上月缺,因为月亮本人便是主显现的王朝的始祖,如今得到奎师那恩泽而处于狂喜的状态,于是便以圆月出现。
  天文学中一篇名为《卡玛尼克亚》(Khamanikya-空中排列)的论文,将主奎师那显现时的星座描写得非常完美,文中认定在这吉兆时刻出生的婴孩便是至尊布茹阿曼即绝对真理。
  瓦苏戴瓦目睹初生婴孩的奇妙形象而感到惊讶。他有四只手,分别持着贝壳、棍棒、神碟和莲花,并以施瑞瓦特萨标志装饰着,项戴镶嵌珠宝的考斯图巴石项链,穿着黄色的丝绸,如一朵黝黑的光亮云彩般耀眼,同时头戴着外度瑞亚石装饰的头盔,手戴贵重的手镯,耳环和其他同样的装饰品布满全身。婴儿的头发浓密而漂亮。一个初生婴孩怎会如此装饰呢?因此,瓦苏戴瓦领悟奎师那已经显现,同时为整件事件所惑。瓦苏戴瓦非常谦逊并且感到惊讶。心想:虽然自己是受物质自然条件限制的普通生物,还被康萨软禁,然而遍存万有的至尊人格首神维施努或奎师那竟在他的原始形状下以婴孩姿态在我家显现。尘世的孩出生时绝对没有四只手、穿戴高贵装饰品、华服丽衣、更不会具备至尊人格首神的象征和形态。瓦苏戴瓦一而再地凝视着这个孩子,心中盘算着如何庆祝这个吉兆时刻:“一般来说,每逢男孩子诞生,人们定以喜气洋洋的仪式来庆贺良辰吉日。虽然我身囚牢狱,至尊人格首神仍在我家显现。我应该以多长多久年的时间来准备举行这个吉兆的隆重庆典啊!“
  瓦苏戴瓦亦名阿那卡敦杜比,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初生婴儿,他欣慰万分,预算把成千上万的母牛布施给布茹阿门。根据韦达习俗,无论何时何刻,查特瑞亚国王宫殿举行庆典,他便要布施,把一群为数不菲饰以黄金的母牛送给布茹阿门和圣贤。瓦苏戴瓦极其希望能举行布施仪式来庆祝奎师那的降生,但他被康萨囚在监狱内,就不可能这样做了。他只有在心中布施给布茹阿门千万头母牛。
  瓦苏戴瓦确信了这个初生婴孩就是至尊人格首神本身时,随即两手合什揖拜,并向主奉献祷告。那时,瓦苏戴瓦已处于超然位置,也去除了害怕康萨之心,这初生婴孩使他显现之地一室生辉。
  瓦苏戴瓦开始奉献祷文:“亲爱的主,我知道你是谁,你是至尊人格首神,一切生物的超灵和绝对的真理,你以你的永恒形状显现,并为我等目睹。你更知我畏惧康萨,你的显现助我驱除对康萨的恐惧。你不属于这个物质世界,而是向物质自然投以一瞥,便带来宇宙的展示的那一位。”
  “有人或许争论,那位一瞥便能创造整个物质展示的至尊人格首神,不可能从瓦苏戴瓦妻子的体内诞生出来的。为了杜绝任何非议,瓦苏戴瓦说:“亲爱的主,你在戴瓦克依腹中显现并不是什么奇妙异常的事,因为创造也以这种方式进行。你以玛哈·维施努处于原因海洋中,透过你的呼吸,无数宇宙便存在。然后,你以嘎尔博达卡沙伊·维施努进入每一个宇宙中,接着,你又以奇柔达卡沙伊·维施努投入生物体的心坎,甚至进入微细的原子里。因此,你投入戴瓦克依的腹中,同样能以此方式理解,看起来你象进入其中,但同时你是遍存万有的。我们可以从物质例子来理解有关你的进入和不进入。即使物质被分为十六种元素以后,总体能力仍然保持完整无损。物质身体只不过是以下五种粗糙元素的组合,即土、火、水、空气、以太。每当有物质身体出现时,看起来仿佛是由这些元素刚刚组合而成,然而这些元素根本在身体之外常存在着。同样地,虽然你投身成为戴瓦克依腹中的婴儿,但你仍然在体外存在着。你常常身处你的居所,同时却又可以扩展成为数百万个不同形状。”
  “由于物质能力是从你身体扩展而来,要理解你的显现,必须具有宏大的智慧。你是物质能力的泉源,正如太阳是阳光的来源一样。阳光不能覆盖太阳球,而从你身体上扩展的物质能力也无法覆盖你,你象处于物质能力的三种形态中,但实际上,物质能力的三种形态不能掩盖你,只有具备高度智慧的哲学家才能理解这一点,换句话说,你虽在物质能力内显现,但物质能力绝对不能把你掩盖。”
  “我们从韦达的文献那儿知道,至尊布茹阿曼展示他的光辉,照明了一切。我们阅读《布茹阿玛献赞》认识到布茹阿玛玖提(brahmajyoti)的光灿是从至尊主身体流生出来,万物又藉着布茹阿曼之光产生。《博伽梵歌》进一步说明,主是布茹阿曼之光的支持者,也是万事万物的根源。只有智慧稍逊的人才自以为是,以为至尊人格首神降临物质世界,定然具有物质特性。这是不智的结论,为智慧稍逊的人总结出来。”
  “至尊人格首神处于四面八方,既直接又间接。主处身物质创造之外,也在其内。主不但以嘎尔博达卡沙伊·维施努处身物质创造之内,还同样处于微细原子中。有主的存在才有万物的存在。任何事物都不能与主的存在分隔。韦达经训示我们,必须找出超灵或万物根由的所在,任何事物都不能脱离至尊超灵而独立存在。因此,物质展示是主能力的转形。缺乏活动力的物质与生命力(灵魂)均从他的身体流衍。只有愚蠢人才下结论,认为至尊人格首神显现世上时,便须接受物质的限制。纵使主看似接受了一个物质躯体,仍然不受任何物质条件所限制。为此奎师那显现世上,推翻人们对至尊人格首神的显现和隐迹的种种漏洞百出的结论。”
  “我亲爱的主,你的显现、存在与隐迹全不局限于物质特性影响。你是万物的操纵者,也是至尊布茹阿曼栖息之地,因而你无所不能,也无丝毫矛盾。正如你所说,物质自然在你管辖下操作,好比政府官员在政府首脑命令下工作一样。那些辅助活动的影响并不能左右你。至尊布茹阿曼和一切现象均存于你,一切物质自然的操作均由陛下你支配。”
  “你有苏克南(Suklam)之称,苏克南或白色象征绝对真理,不为物质特性所影响。布茹阿玛又被称为茹阿克塔(rakta)或红色,因为他代表他那创造的激情特性。主希瓦受权掌管黑暗,因为他毁灭整个宇宙。宇宙展示的创造、毁灭和维系全在你的权力指挥下,但你不会受上述特性影响。韦达经证实,至尊人格首神超然而处,不受任何物质特性影响。据说,在至尊的身上找不到丝毫激情和愚昧的特性。
  主啊,你是维系整个宇宙展示的至尊操纵者,至尊人格首神及至尊伟大人物。虽然你是至尊操纵者,但你仍仁慈地纾尊降贵,在我家中显现。你显现的使命是杀死那些外表穿王族外衣、内心邪恶的恶魔统治者及其追随者。我相信,你一定会把那些恶魔、他们的随从和卫兵杀得半个不留。
  我也知道,你为了消灭野蛮的康萨和康萨的追随者而显现世上。但康萨已洞悉了你将显现,杀死他及他的党羽,因而把你的许多长辈和你的众兄长杀害。现时他正蛰伏着,期待你降生的消息。一旦康萨听闻你降生的消息,他便会立即出现,倾尽所有武器置你于死地。”
  瓦苏戴瓦祈祷既毕,奎师那的母亲戴瓦克依接着祈祷。她为兄长的暴行感到颤栗。她诉说:“亲爱的主,如韦达文献所载,你的永恒形象如那茹阿亚那、主茹阿玛、蛇沙、瓦茹阿哈、尼尔辛哈、瓦摩那,巴拉戴瓦及从维施努扩展而来的千千万万化身,均为原始形象。你是原始的,你所有的化身形象均超越这个物质创造以外。宇宙展示被创造之前,你的形象已经存在。你的形象都是既永恒又遍存万有、无处不在的,这些形象光芒耀目,恒久不变,更不为物质特性所污染。这些永恒形象无所不知,又充满快乐。他们处于超然善良形态里,同时从事各种各类的逍遥时光,你不会仅仅局限于一种形象,所有这些超然永恒形象都是自我满足的。我明白你就是至尊主维施努。
  “主啊!你是不展示的总体能力的指导者,也是物质自然的终极贮存库。让我虔诚地顶礼膜拜你。主啊,整个宇宙展示都受分分秒秒的岁月时间的影响。一切的操作都在你的指挥下。你是万物的原始指挥者和潜在能力的贮存库。”
  戴瓦克依祈求主拯救时,充分表现出慈母的心肠:“我知道,只有伟大圣哲在观想时才看见你的超然形象。但是我仍然惧怕,只要康萨知道你已降生,他就立即来杀害你。我请求你暂时隐身,不为我们肉眼所见。”换句话说,戴瓦克依请求主回复普通婴孩的模样。”我唯一害怕兄长康撒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已显现。主摩杜苏丹啊,康萨或许已经知道你降生世上,因此,我祈求你分别持着代表维施努的四种象征——海螺、神碟、棒锤和莲花的四手形象隐藏起来。亲爱的主,宇宙展示毁灭面临尾声之际,你把宇宙置于腹中;仍然,你施以纯一的恩泽,在我的体内显现,你化身普通人类进行活动只是为了使奉献者快乐。我为此感到异常惊讶!“
  听到戴克瓦依祷告,主回答说:“亲爱的母亲,在斯瓦扬布瓦·玛努年代,我的父亲瓦苏戴瓦曾经是一位帕佳帕提,当时他的名字是苏塔帕,而你就是他的妻子普瑞史妮。那时候,布茹阿玛渴望增加人口数量,便请你繁殖后代。为此你抑制一己感官,进行严格苦修。通过瑜伽体系的呼吸练习,你和丈夫都能够忍受物质自然定律加诸的一切影响,不怕狂风、暴雨,也不怕灼热的阳光。你同时也执行了所有的宗教规则。透过这些考验,你净化了心意,控制了物质自然定律的影响。苦修期间,你只吃飘落地上的树叶,更以坚定的意念,克制了性欲来崇拜我,希望从我处获得奇妙的祝福。依据半神人计算,你们两人苦修了一万二千年之久。在此期间,你全神贯注思念着我。当你从事奉献性服务、内心总想着我时,我对你非常满意。啊,纯洁的母亲,你内心是永远圣洁的。那时,我也以这个形状在你面前显现,希望助你达成心愿。我曾请你讲出心中愿望。那时候,你希望我作为你的儿子生于世上。虽然你就在我的跟前,但你没有要求我把你从物质困缚解放出来,在我的能力影响下,只是要求我能当你的儿子。”
  换句话说,主特意选择祂的父母,即普瑞史妮和苏塔帕,在物质世界显现。每当主降生为人类,他必须有一对父母,因此他选择了普瑞史妮和苏塔帕为恒常的父母,也由于这个原因,普瑞史妮和苏塔帕无法祈求主让他们得到解脱。解脱并不比为主作超然爱心服务更重要。主可给予普瑞史妮和苏塔帕即时解脱,但主宁愿选择把他们留在物质世界里,以便祂以各种形象显现世上,这些将会在下文作详尽解释。两人获得主的祝福;将成为主日后在人间的父母后,便停止苦修,过着夫妻生活,期待生下至尊人格首神为儿子。
  不久,普瑞史妮怀孕了,并且诞下一子。主对戴瓦克依和瓦苏戴瓦说:“当时,我的名字是普瑞史尼·嘎尔巴。在随后的一千年,你们以阿迪缇和喀夏帕出生世上,那时我再次成为你们的儿子,名为乌朋铎。由于我的形状象侏儒那样;我便称为瓦摩那戴瓦。我祝福你们,就是我会三度成为你们的孩子。第一次,我名为普瑞史尼·嘎尔巴,你们名为苏塔帕和普瑞史妮;第二度降临时,我名为乌朋铎,你们叫喀夏帕和阿迪缇;而现在这第三度降生,我以奎师那显现,并以你们——瓦苏戴瓦和戴瓦克依为我的父母。我以维施努形状显现,目的是令你们相信,我就是一再降临的至尊人格首神。我本可以一个普通孩子形象显现,但倘若如此,你们不会相信在你腹中显现的我就是至尊人格首神。亲爱的父母亲,你们曾多次把我抚养成人,爱心无微不至。我感到非常高兴与无限感激。你们已经圆满地完成使命,我愿向你们保证这次以后,你们定能重返家园,回归首神。我知道你们十分关心我的安全,也很害怕康萨。因此,我命令你们立刻带我到哥库拉,把雅首达刚刚诞下的女孩掉换过来。” 主向他的父母说罢以上这段话,随即变作一个普通的婴孩,静默下来。
  瓦苏戴瓦遵行至尊人格首神的命令,计划从产房带走孩子。在这个时刻,南达和雅首达生下一个女婴。她就是瑜伽玛亚,主的内在能力。在主的内在能力即瑜伽玛亚的影响下,居于康萨宫殿内的人,特别是守卫全部沉沉入睡。此际月黑风高,而瓦苏戴瓦把奎师那抱在怀中。在离开城堡的一刹那,他如有阳光照耀一般能够清晰地分辨方向。
  《永恒的柴坦尼亚经》说,奎师那好比阳光。他所到之处,尤如黑暗的虚幻能力便不再存在。当瓦苏戴瓦怀抱奎师那时,晚上的黑暗顿时消失,监狱的大门亦自动开启。同时,一声雷响过后,大雨倾盆而下。当瓦苏戴瓦在雨中带着奎师那时,主蛇沙以蛇的形状显现,头兜散开,遮盖着瓦苏戴瓦,使他不为滂沱大雨所阻。瓦苏戴瓦奔到雅沐拿河岸,只见河水咆哮,浪涛汹涌,白浪滔天。但即使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雅沐拿河也让路给瓦苏戴瓦渡过河面而去,就如巨大的印度洋让路给正在架桥越过海峡的主茹阿玛。如是者,瓦苏戴瓦便安然渡过雅沐拿河。到了对岸,他朝南达·玛哈茹阿佳处于哥库拉的宫殿前行,路上他看到牧牛郎都在熟睡。他利用这个安静时机迅速进入雅首达的屋内,毫无困难地放下自己的孩子,并将雅首达刚诞下的女婴带走。交换完毕,瓦苏戴瓦匆匆折返康萨的监狱,悄悄地把女婴放在戴瓦克依的怀内。他重新带上手铐脚镣,使康萨察觉不出刚才发生的事情。
  雅首达知道自己已产下婴孩,但生产劳累,感到非常困倦,睡得很熟,醒过来时,已记不起诞下的是男婴还是女婴了。
  巴克提维丹塔阐释奎师那第三章:“主奎师那诞生尘世”的要旨,就此结束。


Back to the list